48文學網 > 架空歷史 > 重生明末當皇帝 > 第460章:江南穩定
    當一切被揭露出來的時候,天下震驚。

    人們幾乎難以想象,那些平日里一副天下為公的東林黨人,竟然是一群為了一己私欲的衣冠禽獸。

    很多人更沒有想到的是,這些東林黨人竟然是一群資本勢力扶持起來,用來染指政治的群體。

    朱由校更是在報紙上,將這些東林黨批判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引發了天下百姓的熱議。

    這是一個新的詞匯,但從字面上就能理解含義。

    “利己,利己,所謂利己者,即以最直接、最省力的方式獲得成功,自身利益至上,不管百姓死活,更不管國家興亡。在這群人看來,哪怕時候洪水滔天,也與他們無關。”

    “何謂精致,即精英也,倘若普通市井百姓心懷利己之心,亦情有可原,對天下也無甚危害。然此類讀圣賢書,立志報國安民之輩心懷利己之心,則天下憂矣!此前朝堂紛亂,紅丸、移宮之案,東林之輩皆試圖操縱圣君,使之如布偶。幸得圣君賢明,登基之初忍辱負重、發奮圖強、勵精圖治,然則大明危矣!”

    天下一片嘩然!

    那些傳統的讀書人,心下都感覺無比振奮。而那些資本陣營的讀書人,卻是感覺心有戚戚焉。

    但是東林黨和江南門閥、士族之罪,卻已經被昭告天下,一樁樁罪惡被揭露在人們眼前,頓時讓他們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特別是此次抄家查抄出來的財富,更是讓人們徹底的看清了這群人的偽善面目。

    也讓人們真正意識到,東林黨是商人試圖篡國的產物。

    “啟稟陛下,此次抓獲的罪犯當如何處置?”

    這天早朝,刑部尚書出列對朱由校請示。朱由校沉吟片刻,然后揚聲說道:“為公者當一人不殺,為私者當盡斬。”

    “此前東林罪臣,是否也當如此處置?”

    “一律誅滅。”朱由校決定道,生殺之道,還是得學學太祖搞政治斗爭,就是按照這個原則進行。為公的人,如果思想不同也只是打倒,但卻不會殺人,只要心理素質比較過關,日后還有東山再起的可能。為私欲者,則是直接槍斃了。

    東林黨的事情也拖得很久了,此前殺人不足服天下。如今殺人,則天下拍手稱慶。

    天啟十四年冬末,在天下的謾罵與歡呼聲中,東林黨一堆罪臣,以及此次參與某方的江南門閥、士族,紛紛被押送至京,一批接一批的在菜市口伏誅于刀下。一時間又是殺得人頭滾滾,血流遍地。

    東林黨一群罪臣被押赴刑場的時候,一個個都神情恍惚,他們已經徹底的敗了。狗皇帝不僅抄家抄到江南去了,更是發動了更加強大的輿論機器,將他們的罪名公之于眾,已經讓他們全盤皆輸。

    這些利己主義者,自然是殺了一了百了,朱由校此時并未有任何的猶豫與徘徊。利己主義者一旦掌握權力,破壞力是無比恐怖的。就如同后世的美國,就是一個專門培養利己主義者的國家,結果在那些利己主義者的不懈努力之下,美國終于是被這些人折騰得國力衰退。后世美國的問題,和明末簡直太相似了。

    江南的局勢,此時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隨著大量基礎生活物質的調入,社會運轉已經保持平穩。同時工商業方面,也漸漸恢復了正常秩序。

    而國有企業,則是開始大批的入駐江南地區,開始接收查抄的眾多資產。

    此次查抄的獲利實在太豐厚了,盡管現金不算太多,但是資產非常恐怖。大量的土地、房屋、商鋪、作坊、工廠。還有無數奇珍異寶、珠寶玉器、古董文物。

    這些資產被朝廷的國有企業接管之后,進行了評估和處理。優良資產全部留下,而那些不太重要的資產,則是逐步的進行出售處理。

    朱由校在紫禁城,接連下達了好幾個政策。第一個就是控制輿論機器,全面取締那些無證經營的各類報紙,特別是那些流行的手抄報。第二個就是民間報紙,要在官方監督之下發行,不得刊登一切危害國家利益的新聞消息。

    這個政策,進一步的掌控了輿論。

    第二個就是江南進行全面改革,改革內容一方面是官場上的改革,一方面也是對農業稅收、商業稅收的改革。

    官場的改革,最主要的也就是官員及其家屬不得經商,同時嚴懲貪污。這是非常關鍵的,民間百姓對朝廷的仇視、對立,大部分的原因都是貪污造成的。農業稅收方面的改革,一方面是保障小農的利益,佃農可以免稅,佃租不得超過2成,而擁有土地不超過20畝的農戶也可以免稅。同時取締其他一切免稅階級,不管是有功名也好,還是什么勛貴也罷,從此都不能再享有免稅特權。土地超過300畝而采取佃租模式的地主,將被一級一級的收取越來越高的賦稅。達到300畝這個量級,賦稅就達到2成,但這個稅將由地主出,和佃農沒有任何關系。如果是達到500畝還是無腦的把土地租給佃農,那么稅收將超過2成,地主還要虧本。

    這是用來遏制土地兼并的制度,同時保障普通農民的利益,同時打擊特權階級對在農業土地方面攫取的利益。

    商業稅收方面,則是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增值稅這些稅收一起收。

    江南地區宣布進入改革的那一刻,很多工商階層頓時叫苦連天。但民心如鐵、官法如爐,朝廷的政策已經開始逐步在江南施行。

    很多人對朝廷的改革方案,都是一臉的懵逼。這是把地主階級、特權階級、商業階級都往死里得罪的一個模式,可為什么天下就是不全面揭竿而起,把這個狗皇帝直接推翻了呢?

    但實際情況卻完全不一樣,因為朱由校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新的利益集團,同時逐步的在北方已經完成了大部分的改革。北方地區現在已經是亂不起來了,南方地區就算是亂了,也不可能威脅到朝廷了。

    所以這次江南叛亂,只是大軍壓境就直接掃滅。很多地方的地主、特權階級現在是有心造反也孤掌難鳴。

    朱由校根本不怕別人造反,只要已經完成改革的地區穩定下來,大不了就如同亂世一般,一個地方接一個地方的掃滅過去便是,然后再完成大一統。

    經過改革之后,不僅社會穩定,而且科技成果不斷應用之下,生產力已經大幅度的提高了。

    朱由校掌控的國有資本財團,此時已經開始大舉進入江南,對江南完成各個領域的收割。

    首先是那些查抄到的資產,讓國有資本財團進入江南之后就掌握了豐厚的利益。同時改革,也將進一步的產生一系列的利益。這些利益全被財團收入囊中,為國家財政不斷輸血。

    江南的鐵路,也已經開始逐步的進入施工狀態。

    同時國有資本財團進入江南,也為江南的工商業帶去了蒸汽機,大量的蒸汽機工廠開始出現在江南地區。大明的紡織業,開始向江南大規模的轉移。這個時代,利益最豐厚的,自然還是工廠主。

    而國有資本財團現在擁有最先進的生產力,江南進入改革之后,大明這個工商業最發達的地區,將很快成為朝廷的財政奶牛。同時國有資本財團,也將在江南獲得豐厚的利益。

    首先在紡織業方面,國有資本財團的進入,讓民資開始在紡織業方面節節敗退。根本沒辦法和國有資本財團競爭,實在是生產力相差太大了。國有資本掌控的紡織廠不僅在動力方面采用了蒸汽機,紡織設備方面也更加先進。

    所以根本沒有任何懸念,民資紡織廠開始節節敗退。不管是內銷還是出口,價格上都比不上國有資本控制的紡織工廠。

    至于工人減少之后,并沒有影響到就業。因為朝廷和國有資本財團在江南地區大興土木,鐵路、公路,以及無線電通訊等方面的建設,以及水利設施的大規模建設,都是需要大量工人的,那些城市人口完全不夠,還要從農村吸引工人。

    在很多人叫苦連天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江南的經濟更加繁榮了,而且簡直是充滿活力,和此前有些陳舊、腐朽的風氣完全不同。

    自然是完全不一樣的,以前那些財閥、士族掌控財富的時候,這些資本家很多時候是不愿意把錢花出去的,或者花錢就是為了繼續投資,從而壟斷市場,再依靠壟斷無腦盤剝。

    錢無法流動起來,大量被那些士族、財閥所攫取,經濟危機自然也就出現了,市場死氣沉沉的。不過大明畢竟還是一個出口型的國家,每年有大量的白銀流入,倒是稍微緩解了一下。但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實際上是很難過的,因為市場上的就業機會并沒有那么多。

    一方面是那些有錢有勢的階級花天酒地,一方面是那些投靠那些階級的狗腿子囂張跋扈,一方面是自己人凍挨餓、朝不保夕,社會問題自然也就直接出現了。

    如今那些士族、財閥一個個被朝廷掃滅,資產悉數被查抄了。一方面是朝廷和財團在江南地區不斷投資、投入。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新的工商業資產的投資建設,馬上就創造出了一大堆的就業崗位,而且工錢還給得不低。另一方面,在基本的生活物資方面,朝廷進行了充分的保障。

    糧食、蔬菜、肉類等方面,都陸續出臺了政策。糧食保障是最嚴格的,市場價格保持穩定,價格處于老百姓只要工作就能輕松吃上飽飯的狀態。同時在蔬菜、肉類的供應上,朱由校則搞了一個明朝版的‘菜籃子工程’。城市郊區大量生產蔬菜供應城市,養殖場什么的,朝廷也給予一部分的補貼。

    老百姓有事做,收入也獲得提高。同時基礎生活物資的價格沒有上漲,基礎生活成本直接就降低了很多。而且經濟繁榮的背后,又產生了很多機會。特別是隨著那些士族、門閥的倒臺,以前的利益鏈條全部作廢。基層一些的利益相關群體,現在也失去了原有的后臺。

    朝廷還對城市設施進行了改造和建設,對農村的水利設施則是全面投入。同時修建道路,不僅增加了就業,這些道路設施建成之后又促進工商業的發展。江南地區的財富分配也變得更加合理一些,所以普通老百姓反倒感覺日子好過了。以前踩在他們頭上的特權階級,現在也消失了一大群。

    而且朝廷的改革是比較全面的,司法等方面都跟著改革,現在就算是商人有錢,也難以靠錢來欺壓普通百姓。

    朝廷則是在瘋狂砸錢,不斷的興建各種基礎的民用設施。這也引爆了市場就業,普通老百姓有錢了,市場經濟馬上就被盤活了,市場自然也就繁榮興盛了起來。

    朱由校在紫禁城看著地圖,江南已經拿下了,下一步要拿下的地方,他直接把目光瞄向了福建、廣東這一帶。

    這兩個省份,在明代就是天高皇帝遠,私鹽、走私非常猖獗。

    特別是福建的私鹽,幾乎是公開化的。不過這也和交通問題有點關系。此前大明的海運被禁,官鹽從陸路進入福建比較麻煩。福建沿海又能曬鹽,盡管灘涂多是沙灘,海水會滲漏,但改造一些也是能曬鹽的,所以福建基本上都是私鹽的市場。

    私鹽的問題也只是順帶解決的,最重要的還是福建、廣東一帶的海商走私非常猖獗,朱由校感覺還可以抄家一波。

    此次拿下江南,朝廷的收獲實在太豐厚了。但這次抄家,獲得的主要是資產,相當于是奶牛多,現金還不算太夸張,也就價值5億兩白銀的規模。而那些海商走私大戶,手里則是有n多的白銀。

    要是拿下這些參與走私的海商,朝廷又能一波肥。

    朱由校實在控制不住這個念頭,東廠和錦衣衛已經開始在福建、廣東地區大規模調查富戶,只要找到了把柄,接下來這兩個省份一改革就可以大規模的抄家了。只要被抓住把柄,到時候直接抄了,這是朱由校消滅社會貧富差距的一個慣用手法。

    那些財富積累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威脅到朝廷的商人,直接用抄家的手段奪了錢糧產業,金字塔下面的富戶,則用政策調控的方法,斬斷他們的非法利益輸送臍帶,從而完成一波財富的平均。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