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爭鋒 > 第兩百四十九章 緣法得因未必果
    地底深處,一道清光洋洋落下,待徐徐散去,張衍那一具分身化影就自里顯現出來。★

    他在原地稍作感應,察覺到洞窟深處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但是此刻在不斷遠離,似對有躲避之意。心下不禁忖道:“此物果非死物,而是有了靈性。”

    天地萬物,凡是生出了靈性,那便都是懂得趨利避害的。

    前次此物未有躲避元景清,那是因為以后者功行尚還傷不得它,而這回卻是不同,張衍氣機宏大,連籠罩了整個地星的精血都險險承受不住,哪怕只一具分身下來,也對其構成了嚴重威脅。

    張衍這分身并沒有立刻去追,那物事被困此間萬余載,說明這里出路,是以只要還在此星之上,就不怕其能逃到哪里去。

    往四周掃了一眼,這里情形與徒弟元景清所說大致一般,乃是兩股氣機彼此沖突之下,再經過長久時日消磨,才有了眼前這些變化。

    待看了下來,他對此物能耐也是知曉了一個大概,其自身并具備什么厲害手段,或者說根本用不出來,只能因勢利導,找尋漏洞,不過從這方面來看,其實反而比一味只知利用蠻力的方法更是高明。

    探明情形后,他緩緩跟了上去。

    大約過去大半日,道路便已是到了盡頭,他能感覺到那物団縮在了前方一處陷坑內一動不動。

    按照弟子元景清所言,此物會出淡淡明光,可此刻已是隔著不遠,他卻并沒有見得,心下一轉念,已是明白,這應是靈物自晦,不過他既然已到得這里,那便有明確目的的,任何一切偽飾都是無用。

    未過多時,這具分身終是來至了洞窟最深處,一眼就望見了那物,乍一看下來,這的確只是一團軟脂美玉,然而這僅只是外表而已,在他眼中,那里間分明有一團心念寄托。

    生靈之意念,本是無形無質,可要是生靈自身達到了一定境界,那么便能以某種方式化顯出來,為同輩所看到。

    張衍能夠清楚感受到,此物非是先天所得,而且不是出自人身修士的手筆,若無精血壓制,若是任由這“念玉”散出去,很快這個地星的妖魔異類都可能被開啟靈智,但其自身也會慢慢消耗,直至化為烏有。是以精血在外并非完全是鎮壓,也同樣是將其保護了起來。

    但這并不能完全阻止這念玉,如那羽裘,應就是在此物影響下誕生的。

    張衍直至到了這里,也能真正理解這念玉為何要這么做,在那滴精血影響之下,性情兇殘狂暴的妖物只會被本能所驅動,只知道一味殺戮捕食,想要修行幾乎是不可能的,而這般龐大靈機也就不知道該如何去利用。

    而羽裘很可能是這地星唯一個可以有靈智的生靈,可以想見,它在那念玉影響之下,會漸漸懂得修煉法門,且隨著功行越來越高,也會愈迫切的想要得到此玉,這等情形下,勢必會用盡一切力量將地隙挖開,把其取了出來,這也就達成了念玉的逃脫目的。

    張衍對此物很感興趣,只是心里一轉念,要揭開念玉中隱秘卻不容易,因為識意一旦產生抗拒,就很難突破,要是強來,恐怕寧愿被毀去也得不到什么結果,想了一想,還是先將之收了起來,此物只要在他手中,總有辦法可想,現在重點應是那頭留下精血的異類。

    但他并未立刻伸手去拿,在此之前,卻是做一番布置。

    這兩道氣機在此糾纏萬余載,彼此間達成了一個微妙平衡,可以說和整個地星的山水地理及生靈繁衍都有莫大關聯,他這邊乍然打破,那多半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他還想著把這里當做一處別府下院來經營,自不想看到這等后果。

    稍作考慮,決定在這里布置這個一陣法,此陣法需要既能填補拿走那念玉之后所留下的空隙,也能舒緩精血之中的暴虐氣息,并更好的將這里的豐盛靈機充分利用起來。

    心下有了主意,他開始試著推算這地星今后靈機變化。

    精血所催出來的靈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等這精血耗盡,那么一切都會重歸本來。

    這一番算了下來,他現在差不多在五萬年之后,這滴精血將正式步入衰退之日,此后度會越來越快,并在短短百余年間消散干凈,便有些許殘留,也僅僅只會留在某些獨特地界內,再不會對整個地星有所影響了。

    本來這里經過萬年蘊養,地上上也是多了出來不少靈山秀水,但是這時間仍是太過短暫了,所孕育出來靈脈對整個地星來說仍然很是孱弱,不定一場天災便會被毀去,

    而他要做得,就是把這個過程設法延長,盡量減緩靈機消散,待得山水靈脈真正成熟,那就不必再在上面多費手腳了。,

    這具化影分身一揮袖,便自小界之中引了不少布陣寶材出來,并當場祭煉了幾面陣旗出來,隨后向外一灑,將之散布在了這洞窟之內。

    這是他成就凡蛻之后第一次親手布設陣法,與此前相比,卻別有一番感受。

    他回憶著過去種種,再在神意之中推演著與未來相關種種變化,互相對比著,漸漸有一股奇異感覺涌上心頭。

    過去與此刻的自己,似乎變成了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但無有過往,則無如今,但到了他這個境界,無有今思,則往也不存,可若這般,過去也未必是過去了,只是存于自己一念之間,虛實不再有有明確界限。

    就在這一瞬間,他隱隱似觸摸到了什么,并陷入了沉思之中,不知不覺,神意卻是不停高漲起來,整個人也好若在飛前行之中。

    他此時有一種清晰感覺,只要任憑這個過程繼續下去,或許就順利斬斷過去之身,但在這個時候,他卻果斷而冷靜地從這個玄妙狀態中退了出來。

    現下自身法力積蓄未夠,借著這不期而至的機緣,便是能入一舉跨入二重境,將來再往前走,卻是會加倍困難,嚴重一些,甚至可能無法窺看到更高層次。

    從結果上倒推,這其實也是魔障,現下所見之好處,不見得是真好處,而今時之緣法,也未必是將來之造化。

    他認為自己道途用不著去追究那等驟然而來的感悟變化,只需按部就班,積蓄功行,等火候一到,自然而然就可邁過關門。

    當然,這也是他有了眼下這般修為,才可做此選擇,對于那些低輩修士卻并不適用,甚至有了機緣要牢牢抓住才好,否則根本談不上以后。

    他搖頭一笑,將這些拋開,專注布置陣法,隨著法力落處,陣禁也是逐漸在洞窟之中擴張開來。

    十天很快過去,在這地底空窟之下多出了一座巨大陣法,運轉之際,不但將原本極俱壓迫力的靈機撫平下來,并緩緩收攝,以維持自身轉運,這也不是一味索取,而是在理順之后,逐步還歸到山水地6之中。

    這分身見大功告成,就撤回了法力,此時就是沒了那“念玉”,也對赤熾地星造不成什么太大影響了。于是他一展袍袖,將之卷入了進來,隨后就化一道清光而上,沖出地星,很快與正身匯合一處。

    張衍看了身下赤紅色的地星幾眼,接下來要之事就是找到那精血主人的下落,免除山海界內可能存在的隱患。

    這里有個最為簡單的辦法可以一試。

    對方把“念玉”放在這里,既是為了鎮壓和保護,那未必會十分放心,很可能會是留下有應警手段的,這里精血一動,說不定就會有所感應,

    若這精血主人還活在世上,那怎么也會過來查看的,他只需等在這里就好,要是久候不至,以先前推斷出來的壽數來看,其若不是沒有能力過來,就很可能已然亡故了。

    只是過去這么許久,任何事都可能出得意外,為了更是穩妥,他一展法力,將那精血氣機稍稍撥亂了一些,若是這樣對方還是不來,那便不必要再擔心什么了。

    做完此事后,他遣了豚牛出去在外游蕩戒備,自己則是坐于宮城之中修持,耐心等待。

    此回出行之前準備許多紫清靈機,在此修持并不在山海界中來得慢,而為避免來不及應對意外,他并沒有回去小界祭煉那法寶,此事交給山河童子,當也可以看顧穩妥。

    一晃之間,就是三載過去。

    張衍這天正行功時,忽然感覺到一道奇異聲響在遠空徘徊,其音極有韻律,似低吟又似淺唱。

    這非是正經聲響,而是在感應之中直接現出,他眼簾睜開,神意一起,已是找到那源頭所在,眼前頓時浮現出一個舒展白色羽翼的怪鳥。

    這怪鳥對他得注視卻是一無所覺,顯然方才聲音也是其無意識出來的。

    張衍思忖了一下,現在還不能確定到底此鳥是不是跟精血主人有關,畢竟虛天之中也有許多不知名的兇怪,赤熾地星上靈機這般充沛,引其過來也不足為奇。

    且那精血主人若是狡猾一些,也大可以放得幾頭不相干的兇怪過來試探。至于到底是與不是,等其過來便就知曉了。

    …………

    …………(未完待續。)8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