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九十六章 高人進城
    一行人離開山洞空地范疇,往前一看之際,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點瞪出眼眶。

    卻見密林中,山洞外圍那邊竟不知何時聚集無數玄獸,威勢之巨,驚心動魄。

    只是眾人卻非是驚懼眾多玄獸來此,因為所有玄獸盡都聚集在兩邊,將中間道路空出,分明就是的顯而易見送行架勢。

    觸目所及,此地聚集的玄獸起碼也得數十萬之數,其中有十幾丈高的黑熊,有七八丈那么長的大白老虎,有十幾丈長的巨蟒,還有……

    總而言之一句話,但凡此地有的玄獸,此地應有盡有,若是沒有,則只會是那玄獸位階實在低,完全不夠資格來到這里,四級以下的初階玄獸,根本就看不到!

    所有的中階以上玄獸,就這么靜靜的候立呆在這里,并沒有任何玄獸發出半點聲響。

    眼見如此奇景,眾人在震撼得心臟都幾乎要停跳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跟著世外高人踏上了這條路;所走過之處,所有猛獸整齊的俯首,似是行禮,又似恭送。

    似乎在恭送至高無上的王者離去!

    這一幕,讓蘭公子等所有人震撼得不要不要的!

    再看看前方那道淡漠前行的青色身影,只感覺這個身影已經高大到了與天地同齊名的地步。

    “呀……煙云松鼠……真的是……”有個少女的聲音驚訝的叫了一聲。

    云揚淡淡的笑了笑,信手招了招。

    頓時,無數的煙云松鼠以朝圣之態勢跑過來,就在地面上聚集,宛如煙云松鼠家族聚會一般。

    云揚掃了一眼,徑自從中選出一只小小的煙云松鼠幼崽,還不如巴掌大,在他的手心里溫暖的蜷縮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

    “我欲要為它找個主人,另辟一段未來,你們可同意么?”云揚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很是溫暖的看著眼前煙云松鼠一大家子。

    那邊的煙云松鼠齊刷刷的點頭,好似小雞啄米一般。

    云揚托著這只最萌最可愛最漂亮的小松鼠,轉頭遞給了那位紫姑娘,微笑道:“緣起緣滅,皆由因果,好好待它。”

    紫姑娘一張白皙的俏臉瞬時驚喜得通紅通紅的,連連點頭之余,小心翼翼地接過那煙云松鼠幼崽,抱在懷里愛不釋手。

    余者眼中盡都是充滿了羨慕之意。

    與之同行的其他幾個少女嘴唇下意識地動了動,顯然都很想自己也抱一個玄獸幼崽回去;卻終究沒有人敢說。

    面對這樣驚天動地的至高無上的存在,誰敢提什么要求?

    云揚笑了笑,并不說話,只是揮揮手,煙云松鼠一大族群如蒙大赦一般飛快的消失了。

    一行人踏著枯草叢繼續往外走。

    候立在兩側的玄獸絲毫不見減少,反而越聚越多,簡直有將整個森林高階玄獸盡皆聚集于此的趨勢!

    幾位公子小姐越看越心驚,一個個的盡都臉色煞白。

    這里竟然有這么多高階玄獸?!

    這……這到底是多少啊?

    幾百萬?

    幾千萬?

    又或者是更多,難道竟有億萬之數?!

    這么多兇惡的玄獸,我的天哪……我們還經常到這里來打獵?平常時候這些家伙都藏什么地方了?

    一想起這些,每個人的大腿都在顫抖,無有例外。

    “哎,我今日離開之后,這片叢林的玄獸失去了約束,這里只怕將成兇地,若無必要還是不要再來了。”前面,世外高人的淡淡聲音忽而響起。

    一連串的小雞啄米般點頭。

    不用高人說,他們早已經做出了決定,如此兇險的地方,以后打死都不來了!

    自己這條小命到現在還活著,簡直就是僥天之幸。

    如此走出一段路程之后,滿目所見仍舊是密密麻麻的送行玄獸群,就在蘭公子等人心焦不知道這段由玄獸送行團構建的玄獸墻到底有多長之際,卻聽某世外高人淡淡道:“你們這樣,太耽擱我們的行進速度,大家的心意我都收到了,全都散了吧。”

    話音未落,又見高人揮手。

    轟轟轟……

    眾人驚駭地看到,無數的玄獸在高人出聲之后,齊齊地低低一吼,然后,宛如獸山獸海玄獸眾,突然間一哄而散!

    雖然是一哄而散,但這個散散得居然很有秩序!

    整個過程雖然難免雜亂,卻絕對沒有發生什么的踩踏事件。

    無論飛走的,跳走的,奔跑的,爬行的,鉆地的,上樹的……全都是各行各路,各施各法,自行歸去,彼此并不干擾!

    前后不過數息時間,觸目所及,竟然再也不見任何一頭玄獸!

    “我還會回來的。”世外高人似乎有些感傷。

    看到了這一幕,所有人下意識地都將云揚當作了神仙!

    蘭公子鼓起勇氣道:“前輩的傷患,必然可以痊愈,屆時自可便再履紅塵,縱橫天下,遨游世間。”

    云揚淡淡道:“但愿吧。”

    高人話里話外的意思顯然是沒有抱什么希望的,不過就是一點無傷大雅的嘗試!

    “老夫遠離了世間繁華偌久,此番再渡紅塵,亦有意愿出去看一看這天下滄桑變化,到底到了個什么地步。”云揚一派滄桑:“希望,也不過只是存了萬一的指望而已。”

    蘭公子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呆了一呆才陪笑道:“敢問前輩貴姓?晚輩們該如何稱呼前輩,總以前輩名之,未免生分。”

    蘭公子早已打好了與眼前高人建交的算盤,此際套近乎不過是順水推舟之舉、

    云揚淡淡道:“我一生不喜顯于人前,長以閑云野鶴自稱……你們叫我云老即可。”

    “云老好。”

    眾人一起躬身行禮,執禮甚恭。

    只是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清楚,眼前之人絕對沒可能當真姓云;這個云老之云,多半當真就是那閑云野鶴的云!

    不過世外高人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實姓名,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此次若是能夠順利建交,以后相處的久了,自然而然感情到了就知道了,反之若是不能建交,就算知道其真實名字又有何益?!

    就當前而言,知道怎么稱呼對方就足夠了。

    如云老這種絕世高人,要是這會就跟自己這幫后生小輩交根交底,那才是怪事呢!

    “云老。”

    眼前再無玄獸送行,眾人登時加快了速度。

    那云老仍舊一馬當先,而在他前面的尚有那頭萌萌的小熊在更前一步開路,這頭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小寵物,移動速度居然非常快。

    然而森林實在是大大,仍舊是整整一天之后,眾人才來到了森林的邊緣地帶。

    亦是直至此處,大家才算是真正地長長出了一口氣,徹底放下心來。

    出來了!

    終于安全的出來了!

    而蘭公子等人看到一群群正在進入這片密林的玄獸獵人們,大家一個個眼中都是帶著譏誚與憐憫的神色:這些可憐見的,想必還不知道,這片密林里究竟有什么吧……

    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足夠的幸運!

    祝你們好運。

    云揚冷眼看著這些公子小姐,只見一個個都是劫后余生的喜悅;逃出生天的慶幸,對于那喪身在密林之中的二百多人,臉上居然看不出一點悲傷。

    甚至在經過戰斗場地的時候,云揚沒有停留,這些人也沒有提出來先前所說的收拾尸骨的說法,就這么跟著出來了。

    “一群心性涼薄之輩,男女都是!”云揚心中下了評價。

    紫龍城前。

    這一邊是排成長龍一般的人群等著進城,足足排出去了好幾里路。

    而另一邊,也有差不多同樣長度的排隊,只不過這隊人是在等著出城。

    現如今的紫龍城,戒備空前,城門口的一進一出,盡都需要有嚴格的身份驗證以為佐證。

    而這前所未有卻突然興起的高嚴格身份驗證搞得所有人都叫苦連天,卻又不得不遵行。

    城門前,除了有刀斧手執法隊在明處,以明晃晃的刀鋒震懾著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尚有無數的高手隱藏在暗中,密切注意著任何一點點蛛絲馬跡,務求不留任何紕漏。

    在這樣嚴密的糾察之下,自然不斷地有人被揪出來。

    “軍爺,這路引上的人真的是我啊!”

    “你如何證明你是你?你當你是路引么?”

    “我……”

    “帶走!”

    “上面標注你的這個李大金的體重一百三十斤,你多重?”

    “軍爺,我只是這些年胖了一點,中年發福這不算毛病吧……”

    “憑的毛病,帶走!”

    “軍爺,我只是長了病,臉上多了這些癍;這是白化病,這就是很普通的皮膚病啊……軍爺,我這真不是作假有裝扮過的……”

    “我都沒說你裝扮,你倒不打自招了,帶走帶走!”

    ……

    后面,許多人都在竊竊私語。

    “之前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調查,這什么身份驗證未免嚴苛得過分了吧……”

    “這哪里是身份驗證,根本就是在折騰人,哪里來那么多的奸細!”

    “就是說啊,這架勢當真是從古到今都沒有聽說過的。今年怎么就突然開始了,這到底是要鬧哪一出啊……”

    “據說這是新的法文政令,為的就是國家一統,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屁的好事!這么做,先不說長此以往只怕所有人都會進牢房!就當前,有幾個人認為這個法令有利民生!?到處都是民怨沸騰才是真的!我看當政者這是要將窮人都折騰死,就算真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也沒有咱們老百姓的便宜,全都是那幫當官的好處!”

    云揚漠然的站在一邊,看著眼前眾人熙熙攘攘,耳中縈繞著無數的抱怨,咒罵,臉上毫無表情。

    一臉的本隱士高人沒有路引,但本蓋世高手進不進得去根本就無所謂,不縈于懷的款!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