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章說說當年鎮魔獄的事
    奚一云不停地咳著血,眼里滿是驚駭,心想此人究竟是誰,竟能憑一句話便撼動自己的道心根基。

    那人臉上的皮膚很光滑,看著很年輕,皮膚下面卻隱隱有些筋脈突起,看著就像樹藤一樣向上延伸,最后在額頭上方突出來,形成兩道手指長短的角……這絕對不可能是一名普通的中州派弟子!

    看到那兩只角,奚一云與靜園里別的人同時想到一種可能,卻覺得那太不可能!

    渡海僧是果成寺的律堂首席,算寺里的四五號人物,無論境界還是輩份都是在場最高的人。他揮動僧袖把奚一云卷至自己身邊,看著那名中州派的怪人,眼神里滿是震撼與不敢確信,問道:“敢請教閣下究竟是誰?”

    “既然你們不敢直呼老夫的名諱,那就繼續當作不知道我是誰吧。”

    那人冷哼一聲說道:“與天平齊,萬物有靈,你們可以稱我齊靈。”

    聽到這個名字,靜園里的人們再也沒有任何僥幸心理,知道來的果然是那位,眼里滿是驚怖的情緒。

    只不過讀音略有不同,人們如何還能猜不到他的身份?

    渡海僧與大常僧與鹿國公等人趕緊上前行禮,恭謹至極。

    麒麟是中州派的鎮山神獸,神通驚天,從遠古到現在,不知活了幾萬年,放眼朝天大陸,大概也只有青山的元龜比他活得更久些,不要說在場這些人,就算是青山隱峰與云夢后谷里的某些長老,都是他的后輩。

    卓如歲低著頭看著小石塔前的蒲團,沒有抬頭,也沒有去行禮,不知道在想什么。

    渡海僧躬身說道:“不知……齊老先生今日現身人間,有何指教?”

    齊靈神情漠然說道:“我來找一個人。”

    渡海僧神情微異,說道:“何人?”

    靜園里的人們也很吃驚,心想世間有誰值得這位專程離開云夢山來見?

    齊靈忽然暴喝道:“井九!給我出來!”

    這聲喝有若山崩,靜園里狂風大作,白幡飛舞,仿佛隨時會裂成無數片,煙塵從石板縫里被震出,欲迷人眼。

    片刻后,這聲暴喝的回響漸漸消失,煙塵重新落下,沒有什么別的動靜。

    齊靈沉默了會兒,轉身望向卓如歲說道:“他在哪里?”

    卓如歲低頭看著均勻灑落在地面的灰塵,看似平靜,其實心下駭然,后背的衣衫已經被冷汗打濕。

    齊靈的兩道視線,仿佛有若實質的鋒刃,直接斬進了他的道樹。

    “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卓如歲無精打采地說道:“老先生您找我家小師叔,那得去青山啊,這里可是果成寺。”

    齊靈不再理他,寒聲說道:“井九在這里學佛,難道學成了烏龜?當然你們青山宗的祖宗本來就是只龜……”

    卓如歲撇了撇嘴,心想如果不是打不過,這時候肯定要刺你兩劍,不然回天光峰后有何顏面去見元龜大人?

    鹿國公想站出來說幾句話,但在這位遠古神獸的威壓之下,他連呼吸都困難,哪里張得開口?

    齊靈的聲音漸漸變得暴虐起來,說道:“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就把這園子與這座破寺都拆了!”

    渡海僧再也無法聽下去,頂著威壓向前一步,嘆道:“老先生,若真如此,那我果成寺也只好擺出大陣。”

    朝天大陸的修行宗派各有底蘊,當然會有厲害的山門大陣。

    齊靈斜了他一眼,說道:“小和尚,你覺得那座陣法能困住老夫?”

    渡海僧苦笑說道:“希望能困住老先生三天時間,想來禪子可以從雪原趕回來。”

    明明應該是句威脅的話,從這位高僧的嘴里說出來,卻顯得很是無奈。

    果成寺真的很少有與人爭勇斗狠的經驗,更何況今日面對的是這樣一位大物。

    而且中州派的麒麟神獸當年曾經與禪宗祖師為友,果成寺建寺也得到了它的幫助,果成寺怎好全力出手?

    齊靈聽出這句話里隱藏的意味,神情微霽說道:“這是我與青山宗之間的事情,你們不要插手。”

    渡海僧嘆了口氣,勸道:“老先生能不能看在先皇的份上,等祭塔結束之后再說?”

    “景家朝廷對我的孝敬向來不缺,若是平時,暫且放放也無妨,但今天不行。”

    齊靈的視線落在靜園深處,流露出不容拒絕的氣息。

    他選擇今日發難自有原因。

    井九最終煉化仙箓之前的這段時間最容易出問題,受到干擾的話,很可能會前功盡棄。

    白真人還是希望能夠把最開始的計劃執行下去,讓那道仙識成功進入井九的身體,如果不行再殺無妨。

    井九明顯是想借著祭塔把這段時間熬過去,他怎么可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感受到齊靈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靜園里的人們很是緊張,鴉雀無聲。

    渡海僧的神情很苦澀,知道果成寺必須阻止這一切,便準備扯斷手腕上的念珠,通知住持大人出關啟動寺里的大陣。

    忽然靜園里響起一聲吱呀。

    有扇門被推開。

    同時一道清亮而毫無情緒波動的女子聲音響起。

    “大師且慢,不用驚動住持,我們是客人怎么能讓主人為難?”

    趙臘月與井九從靜園后室里走了出來。

    來到庭間,井九看著齊靈神情平靜說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聽到這句話,靜園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齊靈的說話與行事霸道至極,但人們心里再如何惱怒也不敢有半點指責,而且執禮甚恭,哪怕是受了傷的奚一云也是如此,因為對方是麒麟!

    卓如歲再表現的散漫無禮,也只敢盯著地面,哪里敢看對方一眼?

    井九居然敢直視對方的眼睛,而且如此平靜從容,難道你還不知道對方是誰?

    齊靈卻沒有什么反應,在他看來井九就應該如此,如果白真人的猜測沒有錯的話。

    他看著井九的眼睛,神情漠然說道:“我來……是要問你一件事,你要答的不好,我就會殺了你。”

    井九說道:“講。”

    齊靈眼里生出沉痛與暴虐的神情,厲聲喝道:“你為何要害死蒼龍?”

    ……

    ……

    聽著這話,靜園里的人們再次震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年鎮魔獄事變,朝歌城地震連連,普通百姓自然不知道原因,他們自然知道實情。

    冥皇越獄,最終與蒼龍同歸于盡!

    聽麒麟的話,難道這件事情居然與井九有關?

    即便現在的井九是游野中境,年輕一代修道者里的最強者,都沒有資格參與到這種層級的戰斗里,何況當年?

    但緊接著人們想起來鎮魔獄事變里的某些細節,在蒼龍離地而起之前,曾經有道奇快的身影從鎮魔獄里逃了出來。據說朝廷的清天司與中州派一直還在追查此人,難道……奚一云與白千軍的視線落在了井九的身上,同時想起在青天鑒幻境里,井九展現出來的如仙似幻的身法,心里生出極其荒謬的感覺。

    這些人里最清楚內情的當然是鹿國公,當年井九進入鎮魔獄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聽著麒麟的話,他的腿有些發軟,說道:“我是太常寺卿,理著鎮魔獄,敢問您這說法可有證據?”

    “有證據他早就死了!”齊靈暴喝道。

    靜園里狂風再起,緊接著生出一道難以想象的威壓,所有人都覺得艱于呼吸。

    處于威壓中心的井九,就像風暴眼里的那艘船,眼看著便要覆滅。

    這個時候,靜園外忽然傳來一聲貓叫。

    齊靈霍然轉身,卻什么都沒有看到。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