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十八篇 第二章 教導
    第二天一早。

    雷嘯山的一處山峰邊上,秦云看著自己外孫女,笑道:“玉羅,你不是達到半步金仙境了么?將你現如今最厲害的劍術施展出來。”

    兒子孟歡和女兒秦依依都有劍術方面天賦,如今都是天仙六重天境,其實已經算很不錯了,碧游宮中比較平庸的弟子們也就這水準,也能占領一座小世界稱王稱霸了,可若是放眼整個三界就很普通了。對此,秦云也沒法子。

    如果他有足夠時間,自然可以慢慢培養歡兒和依依。

    至于現如今,還是培養玉羅吧。

    “是,外公。”秦玉羅一身暖白衣袍,一揮手,嘩——她袖中立即有七口飛劍飛出,七口飛劍鋒利無匹,同樣也帶著靈動,在半空中自然形成劍陣,開始演練諸多招數。

    或是劍陣殺敵。

    或是劍陣迷惑敵人。

    或是劍陣護身。

    劍氣縱橫,招數玄妙,種種招數讓秦云看的微微點頭。

    難怪讓玉鼎真人心動想要收徒,自己這外孫女的確在劍道上很有天賦。

    “劍仙們都是孕養一口本命飛劍,悟的更多是一柄飛劍的對敵之法。”秦云暗道,“雖威力極大,但劍陣之術一般都較弱。玉羅不是劍仙,卻是一門心思去掌控多柄飛劍,多柄飛劍在布陣方面卻是先天上占據優勢。”

    秦云所創的劍仙一脈,還不夠完善,所以也沒讓秦玉羅學。

    “我的煙雨劍較為特殊,成為先天頂尖靈寶后,方才一化為三。可那也只是三柄飛劍布陣。玉羅她卻是七柄飛劍布陣,甚至完全可以使用更多的飛劍。”秦云思索著,“若是用七柄飛劍,來施展我的劍道,又該是如何?”

    教導弟子就是如此。

    好的老師,是因材施教!

    秦玉羅擅同時御使七口飛劍,秦云就得思考,怎么讓外孫女能在原有道路上走得更遠。

    “外公,你看怎么樣?”秦玉羅一招手,收回七口飛劍,有些興奮看著秦云。對劍術她是真的頗為癡迷,否則也不會有如今成就,她心中最崇拜的就是她外公秦云了。

    “還成。”

    秦云僅僅旁觀,就看出這套劍陣之術有很多可以完善的地方,“你這劍陣之術,我也施展幾遍,你仔細瞧瞧。”

    說著秦云一揮手。

    蒙蒙劍氣凝聚,凝聚成七柄飛劍。

    “去。”

    秦云同樣在施展外孫女的劍術,一旁秦玉羅看的目不轉睛,偶爾露出迷惑色,偶爾又激動,偶爾又咬牙……顯然完全沉浸進去。

    秦云連續施展了九遍。

    每一遍,都有變化。

    第九遍的時候……劍陣威力都達到媲美大能的層次了。

    待得散去劍氣,秦云就發現自己的外孫女完全沉浸在思索中,這一思索參悟就是半天。

    “外公。”秦玉羅總算清醒過來,她只感覺腦海有太多感悟,滿心激動。

    “看出多少了?”秦云詢問道。

    秦玉羅激動道:“外公你施展了九遍,第一遍就改變了我劍陣之術中的三處。第二遍又繼續改變……每一遍都有改變,威力也越來越大。第九遍時,劍陣之術都能媲美大能了。”

    因為有九個層次的細微變化,讓秦玉羅更清晰認知到自身缺陷。

    “外公,你太厲害了,太厲害了。”秦玉羅激動。

    “看懂是一回事,領悟是另一回事。”秦云笑道,“紙上學來終覺淺啊,別太激動。”

    以秦云劍道境界之高,高屋建瓴隨便改改,就令秦玉羅的劍陣之術脫胎換骨了。

    “嗯。”秦玉羅激動點頭。

    ……

    大自在魔界。

    穿著破爛衣袍,披散頭發的一位邋遢男子隨意倚坐在一座荒山山頂上的大石上。忽然他抬頭看去,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這白衣女子仿佛這三界最美麗的女子,她光著那白皙的腳丫,站在半空中笑吟吟看著這披散頭發的邋遢男子。

    “黑蓮,別沒事用你的女兒身出來,誘惑不了我,只會讓我惡心。”那男子皺眉道。

    “波旬。”白衣女子笑道,“我是有事請你幫忙。”

    “請我幫忙?”

    波旬眉頭一皺。

    他正是曾經的魔道最強者,曾經的佛祖如來的死敵——魔王波旬。不過波旬如今也是低調到極致。

    “什么事,能讓你魔祖不顧臉面來求我幫忙?”波旬嗤笑。

    “我和祝融做了個交易。”白衣女子微笑道,“只要我將‘薪火火種’交給他,他就將那一顆蓮子給我。”

    “薪火火種的價值,及不上那一顆蓮子吧。”波旬說道。

    白衣女子點頭:“是,薪火火種雖很是珍貴,的確比不上那一顆蓮子。可是我讓血海去放他出來,他能從三刃山脫困而出,也是欠下我一份大因果的!欠我大因果……我索要那一顆蓮子,他便只提出一個條件,用薪火火種來換。他也說了,給我三千年時間!三千年時間我做不到,他就去找那人族‘燧人氏’,用蓮子去交換。人族那燧人氏一定是樂得交換的。”

    “三千年時間,如今已經過去兩千年了。”白衣女子說道,“我想盡法子,可根本沒辦法得到薪火火種。”

    “燧人氏是人族三皇之一,他多年心血也只是凝練出一枚薪火火種,你想要弄到手?”波旬嗤笑,“用那一顆蓮子去換,人族三皇個個樂意。可用其他法子,人族三皇都不會理你。”

    白衣女子搖頭:“我知道,所以我暫時沒打算和人族三皇做交易,我請波旬你幫忙,想辦法弄到手。”

    “論玩弄人心……心魔老祖雖厲害,但依舊不如你波旬。”白衣女子看著波旬。

    波旬沒出聲。

    佛門修行者最懼的不是心魔老祖,而是他波旬!心魔老祖才僅僅頂尖祖魔層次,他波旬掌控六欲大道,卻是踏入大道圓滿太久,甚至蟄伏漫長時間。三界各方勢力都不清楚如今的波旬有多強,就算哪天突破到天道境,也算正常。

    “人族三皇可不好惹,你要我出手,能付出什么代價?”波旬瞥了眼魔祖女兒身。

    “只要你做到,你一直想要的那三株花全部給你。”白衣女子道。

    “全部給我?”

    波旬那深沉的眸子中隱隱一亮,輕輕點頭,“好,我幫你。”

    “我給你八百年時間,八百年內若是做不到,我就只能想其他法子了。”白衣女子道。

    “放心。”波旬淡然點頭。

    白衣女子笑笑便退去。

    ……

    天界,雷嘯山秦府。

    秦云在用心教導著外孫女,甚至嘗試著以七口飛劍來演繹自身的劍道,他發現他曾經所創出的‘七星秘術’倒是適合融入七劍劍陣,一融合便令劍陣更加變幻莫測,威力大了許多。用來演繹自身劍道時,都讓秦云的劍道生出了更多變化。

    “玉羅,我教你也有兩百年了。”秦云站在山頂看著外孫女,周圍霧氣繚繞,頗為清冷。

    “你這兩百年一直在山上修行,可我的劍道包容天地人,也需你好好看看這天地,這人間。”秦云說道,“接下來,我就帶你下山,一同在天下間行走,也一同練劍。”

    “是。”秦玉羅連應道,跟著忍不住問道,“外公,你已經教我這么久了,會不會耽誤你修行?”

    “無需擔心。”

    秦云說道。

    自從將七星秘術融入‘七劍劍陣’,嘗試融入自身劍道,秦云已經隱隱感覺到變化。

    他有一種感覺,繼續下去,會有收獲的。

    隨即……

    秦云便帶著外孫女‘秦玉羅’下山,開始在天下間行走,習練劍術。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