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其他小說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南寧府
    “站住!你這車里都是些什么東西?”南寧府永淳縣某處官道上,一隊順軍官兵正在設卡盤查,因為看到幾名當地山民打扮的人比較可疑,一名士兵按著腰刀,上前喝問。“看什么呢?說的就是你!別給我裝聽不懂!”另外一名拄著長矛的士兵也幫腔道。他的上身穿著皮甲,腰間懸著一把刀,神色看起來兇惡無比。山民們有些遲疑,他們一會看看牛車上的貨物,一會看看那些個順軍士兵,顯得猶豫不決。有兩個沉不住氣的少年,手已經慢慢滑向腰間,似要去摸藏在身上的短刃。只不過,他們的這些小手段,在經歷過生死戰場的順軍老兵眼里,又何其可笑也!這不,本來坐在旁邊看著的一些順軍士兵也站了起來,他們拿出了裝好彈藥的火槍,槍口斜指著這些山民,一名隊正模樣的軍官更是拔出了短槍,大吼道:“都他媽想死是吧?給我蹲一邊去!張小毛,吹哨!弟兄們都打起精神來,給我搜!”尖利的竹哨聲很快響起,又一隊正在休息的順軍士兵從旁邊的竹樓內沖了出來,他們披甲執刃,一副大干一場的樣子。而看到被這么多人圍住,那六七個山民立刻慫了,乖乖離開牛車,蹲到了一邊。拿著手槍的順軍隊正啐了一口他們,然后掀開蓋在牛車上的一些零碎貨物,赫然露出了幾個用麻袋編制的包裹。隊正努了努嘴,很快一名士兵便用匕首將包裹劃開,露出了里面貨物的真容:大量采集自山里的藥材。隊正滿足地笑了笑,然后操著濃重的湖南口音道:“給我綁起來!居然敢走私管制物資到橫州,真是不想好了!”周圍士兵得令,立刻如狼似虎地上前,將這些山民控制住。而這些看起來彪悍無比的山民們,面對指著他們的刀槍劍戟,從頭到尾沒敢反抗,乖乖束手就擒。隊正不以為意,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這些日子,他已經抓了十幾撥往東岸人控制區走私糧食、藥材等管制商品的商販了,可謂是大豐收。至于說糧食和藥材這些常見商品突然變得管制了,這主要還是和南寧府如今嚴峻的形勢有關的。廣西這個地方,大家都知道,自古以來就多山少地,民情復雜,物產也很貧瘠。順軍占領這里后,因為人心不穩,以及地方經濟受到了戰爭摧殘的緣故,一時間有些坐蠟,完完全全陷在了里邊。順軍大將王萬春手頭握有六萬多兵馬,每日里人吃馬嚼的,物資錢糧消耗很快,漸漸到了不能支應的地步。沒辦法,在無法向長沙方面伸手的情況下,他只能盡量在廣西省內搜刮了。而搜刮的基礎,是廣西有限的糧食、金錢不能流出,因此需要將糧食等戰略物資列為管制商品,嚴格管控。另外一方面,因為氣候濕熱、環境惡劣的緣故,前陣子他的軍營內鬧起了流行病,一下子躺下了兩千余人,部隊士氣為之一落。沒辦法,王某人只能再下一道命令,將藥材也列為管制商品,只能在順國境內流通,不得流入東岸人的廉梧管委會轄區或廣東李家那邊。而偏偏東岸人那邊百廢待興,對糧食、藥材等緊俏物資的需求量也很大,且給出的購買價格很不錯(比市面價格足足溢價了五成以上),因此吸引了很多廣西商人走私糧食和藥材過去,以賺取超額利潤。永淳縣東面就是東岸人控制的橫州。兩者原本都屬于南寧府,如今因為戰爭的緣故,已經分屬兩邊。因此很自然的,永淳縣的百姓被邊貿的高額利潤吸引,開始不顧順軍禁令,冒險往東岸人那邊走私管制商品。順軍三令五申沒有用,也只能派兵分駐到各個交通節點,設卡攔截了。而他們的這種攔截,很明顯會在地方上激起敵意,廣西的老百姓可不管你是朱皇帝還是李皇帝,誰動了他們的飯碗那就跟誰急!因此,在撲滅李嗣興部之后,順軍在廣西的形勢并未得到根本性改觀,漢人較多的城鎮自然控制得比較不錯,但偏遠地方或土司勢力強盛的區域,他們的統治就比較薄弱了。地方上三天兩頭有反對他們的人,被打散的南明殘兵也轉進到這片,到山里面落草為寇,順國數萬大軍不得不分散到各處,搞起了讓人頭疼的治安戰。王萬春曾經向長沙請旨,不管這些土匪山賊土司,揮兵進入越南,追繳南明殘部,不過被李來亨給否了。李來亨比較還要些臉面。作為堂堂的大順皇帝,如果連治下一省的治安都搞不定,那對名聲真是毀滅性的影響,廣西那些原本傾向于他的士紳大概也要大失所望,重新考慮該投向哪一邊了。因此,這不僅僅是治安戰,更是政治戰,不但要打,還要打好。所以,王萬春的這六萬軍幾乎就完全陷在了廣西,一時間動彈不得,且士氣還搞得低落不已,讓人火大。與之類似的還有云南。李順政權的“中央禁軍”銀槍效節軍從廣西那邊開了進去,意圖也非常明顯,搶地盤!劉忠貴雖然向來對朝廷恭順無比,但李來亨無論怎樣也不愿意看到她的地盤再一次擴大。因此,即便云南主要是四川節度使劉忠貴打下來的,中央也要占了去即便占不了全部,一部分還是要的!為此,銀槍效節軍都指揮使郝平已經率數萬軍進入了曲靖府,一邊清剿當地土司勢力,一邊觀察風色,為下一步進軍做好準備。劉忠貴固然不愿意長沙的人馬進占云南,但他是人臣,是李來亨所封的節度使,不便公然反對,因此只能暗中使勁,掣肘頗大,其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唆使土司頭人給郝平搗亂等等,以最終達到遲緩他們進軍的步伐甚至逼退他們的目的。只不過如今看來,長沙方面的決心比較大,非要在云南插一腳不可,這就很考驗劉忠貴的應變處理能力了。云南、廣西都這樣了,貴州也好不到哪去。要知道,當年南征時,貴州大部分地區基本是和平攻取、無血開城的,地方上的各路人馬的實力保存得非常完整,盤根錯節的影響力也依然存在。大順政權要想實際控制這個省份,還是要花精力深入去搞。尤其是他們現在的國策是改土歸流,解放更多的人口出來,那就更需要拿那些仍處于奴隸社會的土司頭人們開刀了。這不,已經七十多歲的老將張能再度掛帥,與中生代將領高守貴一起,率領大順后營人馬及明降軍五萬余人(西南三省的明降軍裁汰了一部分,剩下的基本已被打散分置到了中營、后營之中),同時在黔省各處發動,力圖將大順的影響力深入到每一座縣城、每一個寨子。不然的話,這些人今日能降順,明日也能降別人,同時還不納稅,不出丁,始終是個隱患。而就在順軍急著梳理西南三省內政,并在各縣各鄉設卡,阻止戰略物資流出的時候,梧州那邊的東岸人,也在想著法子建設地方,深入擴大影響力。廉梧管委會主任姜云帆十分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和實地調研后,他已經初步定下了接下來的發展方向,那就是發展外向型經濟,即以出口為導向積累原始資本,然后再圖其他。至于出口什么商品,其實他也已經想好了,主要是藥材、木材,另外就是廣西內地其他府縣商品的對外轉口貿易基地。當然了,后者需要打通和順國的關系,首先讓大家開放邊境,人員和商品自由流通,不然也是不成的。姜云帆也注意到了目前順國方面在廣西采取的封閉政策,這讓它有些頭疼。但當初做出與順國斷絕大部分經貿往來的事東岸一方,為此一些順國已經付過錢的設備、武器都沒發過去,至今仍放在寧波的倉庫里。而南寧這邊的形勢就要更復雜一些,雙方當初為了搶地盤可是明爭暗斗,東岸人甚至直接炮轟過順軍,把一支順軍小部隊直接當明軍給剿了,關系可謂差到了極點。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想要與順國控制的西南地區發展經貿往來,確實有點難度,這首先需要雙方在政治層面上改善關系。只不過這樣一來,豈不會要東岸人捏著鼻子承認順國占領西南三省的行為的正當性?東岸政府會同意嗎?姜云帆沒有把握,但他下意識覺得即便如此也未必不行。政治本來就是妥協的產物,順國占領西南三省已成事實,東岸再怎么樣也不可能逼著他們將吞下去的肉再吐出來。與其如此,不如大家務實一點,以承認順國占領西南三省的既成事實為條件,讓他們放棄一點商業上的利益,這樣會不會更好一些?姜云帆打算忙過這一陣子就去寧波那邊拜訪一下。與順國和解,南方開拓隊肯定是繞不過去的。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