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其他小說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所謂仇恨
    寒夜的沙漠中風聲呼嚎,蕭蕭風聲讓沙漠更顯得空曠寂寥。

    天閑坐在染血的外衣上,一面緊急處理自己的傷口,一邊齜牙咧嘴的哼哼著,就好像殺豬一樣。

    凌安靜的坐在天閑對面,天閑沒有主動對她開口,她也一個字都不說,目光就落在天閑身上,不住的打轉。

    雖然看起來十分平靜,但實際上凌的心中卻一片震驚。

    如果說剛才是驚訝于天閑處理自身傷勢的種種手段,那么現在就是徹底震驚于天閑身體的恢復能力。

    剛才的那些冰錐在天閑身上留下了深淺不一的傷口,而只是這么短短的一會兒,連五分鐘都不到的時間里,那些淺一些的傷口已經愈合了,在天閑身體活動的時候,愈合的傷口居然結痂脫落,露出了完好無損的肌膚。

    這簡直就不是人類能具有的身體。

    “沙漠的晚上,還真是有點冷。”天閑一面檢查自己周身的穴道,一邊常識性的緩緩在局部身體中運轉逆心訣,加快身體的恢復。

    凌的雙眼盯著天閑身上幾個已經消失的傷口,眼神閃爍不定,但依舊沒有開口。

    “其實,我早就想就雪的事情和你談一談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而已。”天閑確定自己不( 會有什么生命危險,而且傷勢在飛速恢復后,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借著這次機會,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希望你能正面回答我。”

    “那要看我是否愿意回答。”凌終于說話了。

    “雪現在沉睡著,我知道……你可以救她,但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才可以救她,關于這件事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可以救雪?”

    凌露出驚訝之色,“我?”

    “對,是你!你才是救醒雪的關鍵。”

    “我怎么可能有辦法救醒她?”凌冷笑,“而且就算我能,我也不想告訴你!她是奪走我一切的那個該死的人!我從那以后只有黑夜里才行行動,如果是白天的話必須是陰云密布的時候才行。我這一生都必須生活在黑暗中,就好像見不得光的蟲子!我為什么要救一個給我這樣詛咒的人!?”

    天閑完全能夠理解這樣憤怒的理由,也相信她現在說的就是心里話,對于雪,她有一種刻骨的仇恨。

    或許她也明白,如果當初不是雪與她交換了身體,那么去往人類大陸的她或許已經死于非命,但那只是可能而已,而她一身都要生活在黑暗中的恐懼。還有這些年來躲藏陽光生活的痛苦卻如此真實的刺痛著她。

    雪給了她一個根本沒有選擇的命運,她只能無力的接受,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沉默了一小陣,天閑說道:“我認為,在看著她漸漸被拖進虛無而消失,和醒過來繼續和你作對這兩個選擇上,你會選擇后者,所以我才來找你。”

    “笑話!”凌眼露憤怒。“我為什么要她醒過來和我作對?難道就因為我輸了和你的賭約?你想羞辱我的話可以!反正我已經是這個樣子!一個躲藏在陰暗角落里茍且偷生的蟲子而已,我不在乎!但她!我要她死!要她永遠也不會在看到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東西!”

    面對憤怒起來的凌。天閑頓了一下,問道:“我之前說過,我或許有辦法治好你的畏光癥,如果以這個為交換的話,你愿意……”

    “我不愿意!”凌斬釘截鐵的打斷了天閑,這讓天閑一陣錯愕。

    “為什么?我可以讓你重新……”

    凌飛快的再次打斷。“那對我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拋棄了我,將我推進了無盡的深淵,無論我是否能夠被醫治,這和她都沒有任何關系,我對她的仇恨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凌笑了一聲。不屑的說道:“我不在乎我是否能夠重新走進光明之中,這些年我已經這樣偷生般的活了過來,我不在乎繼續這樣活下去,只要有雪陪著我,就足夠了!”

    天閑聞言不由長長吐了口氣,心中有些郁結。

    顯然,凌的心中有一種強烈無比的怨念,她可能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將來是什么樣的,她更在乎的是如何將這股怨念,這股積累的怨恨發泄出來。

    “那……你要怎么樣才滿意呢?怎么樣才愿意放過雪,放過你自己?”

    凌發出了一串輕輕的笑聲,“放過?神使大人!您說的真輕松!這世界上,很多人掙扎在自己的命運中,根本沒有放過誰的權利,我和雪本是雙生子,我們出生的那一天就已經注定糾纏在一起的命運,她去往人類大陸生死未卜,而我孤獨的生活在寒冷的極北之地,與黑夜為伴,我們從來都沒有任何權利,沒有任何資格放過對方!她奪走了我身體,因此被流放,我得到了她的自由,也永遠墮入黑夜,我們本已經分隔天涯,但現在又再次聚集在一起。”

    “哈哈哈……”凌大聲笑了起來,“我也想要放過!可是我如何放過?我改變不了我們是姐妹的事實,也改變不了當初發生的一切,而現在……都是當初發生的一切得來的結果。”

    微微靠近天閑,凌用她發光似的眸子緊盯天閑,“我們……從始至終都被緊密相連,根本沒有資格放過對方,這就是命運!”

    天閑有些驚訝。

    原來凌的心中,是如此的明白發生的一切,她真實的知道當初雪選擇奪走她身體的目的。

    “原來……你是真的恨她。”天閑喃喃自語,“當初,你已經準備好離開,準備犧牲自己了對嗎?”

    凌冷笑,不回答。

    天閑終于明白了。

    所謂的雙生子,或許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夠理解的,尤其是天眼一族這樣天生就是食靈者的種族,在精神上,甚至是在靈魂上。雪和凌或許有著某種外人完全無法理解的關聯。

    她們是一體的,就好像血肉一樣不可分割,當雪奪走了凌的身體,將一方意愿強加給另一方的時候,這不可分割的整體就出現了不可逆轉的裂痕,分裂成了兩個與從前完全不同的個體。

    凌恨的不是雪背叛了她。而是雪背叛了她們兩個人,背叛了曾經緊密相連的整體。

    或許在某種意義上,雪殺死了曾經的某個人,然后才有了現在的雪和凌,這雖然是出于無奈和犧牲,但也是一種背叛。

    “你們姐妹……真是復雜。”天閑苦笑的搖頭,現在才發現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復雜的多。

    兩姐妹交換過身體,但雪的身體中殘留著凌的一部分,顯然凌的身體中也殘留著雪的一部分。她們各自獨立,卻又似乎是統一的整體,如果當初交還身體的時候各自殘留的人格多一些,或許……或許現在就是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想來想去,天閑的腦子有些發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評價這對姐妹。

    “你只是一個人類,一個外人,就算你是天眼一族。也沒有資格插足到我們兩個之間,明白這一點的話。就老實的滾回去吧!不要再對我提起這件事!”

    天閑點點頭,但是自然沒有滾蛋,而是望著凌,忽然笑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事情就簡單多了。雖然我之前似乎猜測錯了什么,但現在的結果比我猜測的要好的多。”

    凌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看來你還不明白自己到底處在一個什么位置。”

    “不,我很清楚!”天閑清楚明白的回應,“我非常清楚我現在應該處在什么樣的位置上。在你們姐妹之間,我沒有任何插足的余地,但是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清楚的知道我要做的一切,而且現在也知道該如何去做到這些。”

    說著天閑伸出手來,“給我你的發絲吧,我要去救雪。”

    一句話讓凌的臉從額頭一直紅到脖子根,“你……說到底,你……你還是,還是想……”

    “我需要你的幫助!”天閑直視著凌,“我現在被在害怕被你誤解,因為你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樣單純的恨著雪,你現在給我你身體的一部分就可以,指甲、頭發什么都可以,當然最好不要是口水什么的……”

    “你……你惡心!”凌臉上開始發燙,忍不住大叫。

    “呃……好吧似乎你還是有點誤解,但沒關系,反正我現在也不在乎這個了,現在雪沉睡著,我想救她,你也想救她,我們不如合作!”

    “我不想救她!”凌尖叫的強調著自己的立場。

    “那就讓她醒過來,然后去罵她打她!”天閑無所謂的聳聳肩,“雪沒什么力氣的,比起你來身子弱的多,我看她一定打不過你的。”

    凌忽然用一種看魔鬼般的眼神看著天閑,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后微微縮了一下,“你……你怎么知道雪的沒什么力氣,你……你難道?你這個人渣,雪她才只有……”

    天閑心中一陣冤枉,心想雪都是和自己睡在一起的,可天地良心自己可是很小心護著她,而且從未動過邪惡的心思的,自己是一個多么純潔無暇的人啊!!當然有的時候也會偷偷占便宜……

    但這并不妨礙自己是一個純潔無暇的人對不對?

    不過看凌的模樣,天閑知道自己解釋也是白搭,索性直接跳過這個話題,直接問道:“說起來雪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到底多大年齡,你今年多大?”

    凌覺得眼前的天閑完全就是一匹惡狼打量小女孩的嘴臉。

    “我……我沒有必要告訴你這個!”

    “只是問問而已,你這么緊張做什么?而且我可是一個有規矩的好人,我自然是喜歡雪的,但我從來沒有不規矩。”

    凌有點按捺不住,脫口說道:“那你和那個叫古麗的女人之間是怎么回事?雪還在沉睡,你居然就和那個女人,你……你……”

    提起這個凌開始有些激動,“你……你就是喜歡那樣的,那樣的……那樣看起來下流的女人是不是?”

    凌說起古麗,天閑臉上的神色變得莊重了很多,“我本來不需要向你解釋,但既然關系到雪,我可以簡單的說一下,古麗是喜歡我的,這一點我之前也沒有想到,因為我覺得她不會喜歡我這樣的小孩子,但可惜……我沒有給她更多的機會,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只有我在她身邊,她習慣性的依靠我,我真的很遺憾,因為在我看來……”

    頓了一下,天閑微微嘆氣,“我不是一個值得她托付的男人,但很多時候這樣的事是沒有道理可講的,她既然將一切交給我,我就應當有所回應,我選擇了接受,而且我也愿意接受,她是一個好女人,我雖然為她遺憾,但我也為自己慶幸。”

    “而且在這件事上,我并不覺得我對不起雪,如果是她的話,她會理解這一切。”

    “你說什么!?”凌不由有些暴怒的趨向,眼中開始浮現血絲。

    天閑微微一笑,“你們姐妹之間我沒有插足的余地,但是我和雪之間,有些事也是你無法插足的,我確信在雪醒來的那一刻,她會開心的祝賀我,因為古麗今后將會是我們的家人。”

    凌氣的渾身發抖,“你……你,你果然是喜歡,喜歡那樣……那樣……”

    “哦對了!”天閑想起什么的拍拍腦門,說道:“古麗那樣的女人不叫做下流,而叫做性感和迷人,我知道你們其實都是妒忌她的,因為……”

    天閑的目光不由在凌那還不夠飽滿的胸脯和屁股上瞄了一眼,“不不不!你不要生氣,我沒有別的意思!古麗現在只是在年齡上略微領先而已,你們再過些年肯定會……等等!我已經在解釋了!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受傷的!我是受傷的!!”

    ……

    五分鐘后……

    “簡直不敢相信,你居然會對我這樣受傷的人動手!”天閑揉著本來避過了大部分攻擊,但現在卻腫脹發青的面孔,瞪圓了眼睛說道。

    凌呼呼喘著氣,忽然在頭上輕輕一抹,“拿去!”

    天閑愕然,月光下,凌的手中一根蒼銀色的發絲正閃閃發亮。(未完待續……)( )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