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其他小說 > 鷹揚拜占庭 > 第46章 機智的皇弟
    這群部隊是順著普利文蘇斯河,自鐵門堡與摩拉瓦河地區下來的,很快就抄斷了索菲亞堡的后路!

    這便是高文的“后招”,即便未能與正面攻城隊伍配合十分精確,但在這個中古時代,這種正面迂回進擊的默契,足以秒殺同時代的其余軍隊了。

    迂回軍隊,是高文所有精銳——三支意大利老兵連隊,外加比雷爾帶來的倫巴第人步兵隊三百人,實則等于四支連隊(相當于拜占庭軍隊的四支分隊),其中軍事長官是比雷爾,行船總管為安德列夫.葉爾戈。其中還有自愿加入進來,以和拜占庭羅馬皇帝為敵為準則的數百名保羅派異端信徒及庫曼射手。

    事先在鐵門堡的造船營地當中,安德列夫加班加點,制造出大批的簡易木舟和筏子,在高文的傳令騎兵抵達后。留守的最高長官韋薩特.梅洛就組織實施了這起迂回襲擊,事實上證明它是非常成功的。

    起碼這個山頂上的火隧臺里面的數名拜占庭士兵是如此想的,當提著火燭,探出腦袋照看山下路徑的那士兵發出報警的叫喊后,那支黑壓壓的小隊伍就劈頭蓋臉拋來了投石和箭矢,那士兵尖叫著躲開,又縮回了火隧臺的墻壁后,密集的聲響打在墻壁之上后炸起:可這于事無補,很快就有幾個帶著暗色罩袍與鎧甲的人,迅速自各處跳了進來,隨后就是火燭被撞翻,刀刃的寒光帶著人的慘叫聲劃過,短促的死斗,在如墨的夜中結束很快——這個守衛火隧臺的半列士兵,十余人被殺傷,頭目旗手被捆縛起來,喪失了對其下小城的指示功能。

    接著,在小城堡場里剛剛跨上馬背的伊薩克.科穆寧,就看到了其上的山頂上喊殺聲震天,紅手的旌旗在上面飄揚。皇弟立刻嚇呆了,“我們的后背被高文那卑劣的家伙奇襲了。”布拉納斯也看到了,便咬著牙,拉著籠頭。來到了塞巴斯托克拉特的身邊,“要盡快突圍出去,等到敵人列成陣勢阻攔就完了。”

    伊薩克點點頭,而后科穆寧家族的血液基因開始覺醒了,“高文。你要折辱我堂堂羅馬帝國第二榮耀者,還早的很呢!待我返回亞德里安堡后,再集合隊伍與你一決上下!不要小瞧了科穆寧的武勇與智慧。”接著,號角聲響起,小城靠東的寨門大開,布拉納斯當先舉著帶著小旗的拜占庭橡木騎矛,與三四十名騎兵吶喊著沖出,排成猛沖猛打的鋒矢隊形,朝著河汊交匯處的泥濘之地撲去。

    擋在最前面的幾十名亂跑來縱火的保羅派,當即被布拉納斯沖得死傷流離。其中布拉納斯親手用騎矛刺死了兩三名敵人,其余的都四散逃跑,“塞巴斯托克拉特閣下,跟上啊!”布拉納斯揚著騎矛,回頭對而后的騎兵隊伍喊到。

    “安德羅尼庫斯好樣的,待到亞德里安堡我上奏兄長,給你加封為白袍帶劍貴族,大大的勛章會光耀你的鎧甲與門楣。”伊薩克在其余騎兵的簇擁下,揚著馬鞭,不斷許諾著。“其他的同袍們,每人饋贈二十枚金幣,絕不食言。”

    于是更加歡欣鼓舞的布拉納斯,持矛繼續朝前猛沖。在河汊必經之道前,又有幾小隊敵人的意大利人,使用長戟和砍斧,對他四周的騎兵進行了埋伏式的猛襲,這群士兵明顯接受過專門的訓練,能靈活利用四周的灌木和矮墻。三兩成群獨立作戰。

    有騎兵戰馬被斬傷刺傷,墜入馬下后,便立刻被拖走殺死,但布拉納斯卻繼續怒吼著,將騎矛的矛尖自肩膀朝下,刺入了名高文屬下旗手的胸膛,接著布拉納斯的馬頭將其撞飛,“榮耀的布拉納斯家族是不會屈服的!”說著這年輕的將官,仍然沖在最前頭,并扔下騎矛,英武地拔出了佩劍,因為急速奔馳里,他看到名披著重甲的武士,正從船只上登岸,舉著根長長的雙手戟,就斜刺里直奔著自己而來。

    “啊!”布拉納斯揮劍,對著對方砍下,接著火光炸裂,他的劍被意大利人所稱的roncone(長戟的鉤)生生拉斷,接著那武士隨著聲暴喝,直接用長戟勾斷了布拉納斯戰馬的后腿!布拉納斯狼狽地從摔倒的馬匹前面撲倒在地,但是他那相對輕便的騎兵扎甲,讓自己能迅速重新爬起來,接著又從腰帶上拔出了備用的單刃馬刀,結果那武士并未有追趕而來——布拉納斯身后的騎兵挨個掠過,用劍和長矛不斷將其逼得后退。

    布拉納斯用手匆匆擦拭了下臉面上的塵土與鼻血,舉著馬刀繼續朝前跑動劈砍,在他面前的幾位劃船的保羅派與斯基亞沃尼人看著他這兇神惡煞的模樣,都跑回到船只上,急忙退走,另外名騎兵將自己的坐騎讓給了他,而后布拉納斯見己方的騎兵成功突破占領了此處可越過普利文蘇斯河的小沙洲,滿心喜悅,便翻身上馬,對著后面大聲招展著手臂。

    但他卻什么也看不到,在猛沖了大約兩個古斯塔狄亞的距離后,他居然發覺依舊伴隨在身邊的,就只有零落的三十來人,這時候同樣納悶騎兵們也詫異地回頭望去。

    皇弟閣下,和衛護他的數百騎兵哪里去了!

    很快,小城側翼揚起的灰塵告訴了布拉納斯所有的答案——伊薩克在他朝河洲地帶猛沖后,成功吸引許多敵人圍追堵截后,機智無比地下達了個果決的命令,“我們反向突圍!”

    所謂的反向突圍,就是在敵人于正面設立封鎖后,領著騎兵朝著相反的方向而走,讓敵人的堵截徒勞無功,這是個極其大膽而又出乎意料的戰術,在這個帝國里也只有如塞巴斯托克拉特閣下這種大智大勇之輩,寥寥數人方能想出來。

    伊薩克的方向,是順著索菲亞的西南城墻而走,突入到地形復雜的里拉山內,再搜羅些船只,順著色雷斯河,安全抵達亞德里安堡。

    這是條高文這種智商的角色,決死也無法揣摩到的迂回突圍路線,尤其是伊薩克看到河洲方向,敵人的船只和上岸堵截的步兵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未完待續。)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