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氏 > 第六百六十五章 臥龍山上
    聲音響起的那一刻,臥龍山上,無數目光朝著同一處方向望去。顧東流,前來諸葛世家提親。今日,乃是白云城少城主白陸離和諸葛明月訂婚之日,諸葛世家擺下臥龍盛宴,荒州齊來祝賀,白云城城主聘禮已下,此刻,竟有人,前來提親。這種時候到來提親,向誰提親,根本不需要去想都能知道。荒州的許多人物都聽說過,曾經有一位風流人物挑戰過白陸離,戰敗離去,那一戰,傳聞便是為了諸葛明月。而在之前,葉伏天和雪夜等人都站起身來,當眾反對這門親事,想必,也是因為這到來之人。一雙雙眼眸穿透虛空,便見那里,一道英俊的白衣書生身影一步步往上,他的步伐似乎并不快,但每一步都像是有著一股奇妙的韻律,無比的堅定。很快,他出現在了宴會前,抬起頭,目光直視前方。所有人都看著這出現的身影,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只這份氣質,便是風流人物,面對荒州無數頂尖強者,他今日踏上諸葛世家前來提親,這份膽識、氣魄,倒也令不少人暗贊一聲。“三師兄。”葉伏天和雪夜等人輕聲喊道,臉上露出笑容,但他們卻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悲,此情此景,三師兄雖然到來,但真的能改變什么嗎?諸葛明月看著那張熟悉的面孔,五六年過去,他依舊沒怎么變,還是和以前那樣呆,但是,挺可愛。他終于來到了諸葛世家,遵守了曾經的諾言,只要他來了,便夠了。此刻在諸葛明月的眼眸中,那一抹笑容,似格外的燦爛。諸葛清風看著這身影,難怪他女兒諸葛明月喜歡,如此風流人物,和他朝夕相處多年,自然心生感情。白云城主的臉色卻是略微不好看,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眸中閃過冰冷之意。“找死。”白澤內心冷漠,他放出消息引葉伏天來諸葛世家,便是要看看,他怎么卷入這場風波之中,又如何全身而退?他嫉妒葉伏天,也恨葉伏天,所以,他看到顧東流到來內心是激動的,唯有如此,葉伏天才能真正陷進去。今日的情形,無論是誰想要破壞這場婚約,都是找死。哪怕葉伏天是道榜第一人也不行,今日的婚約代表著至圣道宮的意志,誰參與破壞,必付出代價。“退下,我不與你計較。”柳禪目光落在顧東流的身上,口中吐出一道威嚴霸道的聲音。葉伏天抬頭,看向柳禪,這些日回到荒州他在逃亡的同時聽說了諸葛世家之事,自然也知道了這場聯姻的目的。至圣道宮欲造就圣人問世,這被選中的人,便是白陸離。整個荒州都看好這次婚約,唯獨小師弟他們幾人不同意,然而,無濟于事。諸葛明月,自然是犧牲品。“老師曾經和我講過一個故事,他說以前有一位佛門大修行者,他修行到一定的境界,需要感悟更多的世間人情人暖,他認為若是一步步修行,需要走太多的路,經歷太多的世事,若是有這些時間,他可以度化許多人,做更多有益的事。”顧東流看著柳禪開口道,許多人露出一抹異色,不知道顧東流說此話是何意。“所以,他走了一條捷徑,奪了他人的思想,借此感悟他人所經歷的世事,他成功破境,而對方,卻成為行尸走肉。”許多人目光一閃,隱約知道顧東流要說什么。“破境成功之后,他的心境又遭阻礙,他需要洞穿更多人世間世事,走更多的路才能夠增強自身感悟,他認為,還是很浪費時間,以他如今的境界,可以用這些事情幫助更多的人,所以,他奪了百人思想,去踐行他的大義。”“他的修為越來越高,也漸漸執著于奪舍修行,他受人尊崇,以佛法經意度化眾生,他認為這就是大義,后來,跟隨他修行佛法之人,盡皆被他奪走思想,皆淪為傀儡。”“請教諸位前輩,他是佛是魔?”顧東流目光望向柳禪等人,即便是那些大人物聽到這則故事都略微有些觸動,他們當然也明白,此故事的寓意,直指今日之婚約。“當然是魔。”柳禪目光盯著顧東流道:“荒州無圣,白陸離圣人之資,繼承圣道,可護荒州傳承,他天縱之資,和諸葛明月天作之合,荒州同賀,誰被奪了舎?”“修行修心,若將本心都欺騙,難怪荒州無圣。”顧東流淡淡開口:“如若今日我和明月命喪于此,那你們,是佛是魔?”“你放肆。”諸葛世家的一些長者人物冰冷呵斥,有數人站起身來,一股強橫的氣息綻放而出,朝著顧東流籠罩而去。“若為了大義,可以犧牲自己,而非他人,諸葛世家若想要荒州出圣,可拱手將寶物獻出,至圣道宮和白云城若想造圣,可直接掠奪。”顧東流繼續開口:“也許在你們眼里,那便是惡,而這,便是大義。”說著,他自嘲一笑,他是講道理的人,但也明白今天這些人不會和他講道理,畢竟道理沒有拳頭大。目光轉過,他看向諸葛明月,那雙如星辰般的眼眸露出一抹笑容,道:“對不起,讓你等了六年。”“沒關系。”諸葛明月燦爛笑道。“那你愿意跟我走嗎?”顧東流問道。“你還欠我一句話。”諸葛明月道。顧東流看著她,隨后笑道:“我喜歡你。”諸葛明月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鳳冠霞帔的她,仿佛便是為了此刻而穿。“我也是,呆子。”諸葛明月站起身來,似有霞光映照在他的臉上,這一刻的她,美到驚心動魄。宴席之上,除了兩人的對話之外,寂靜無聲。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即便是那些大人物,此刻的內心也并不平靜。他們,仿佛看到了一段非常凄美的愛情。這次,至圣道宮和白云城,似乎做了一回惡人。葉伏天看著這一切,竟感覺眼睛有些酸,他身旁的花解語眼眸中竟隱有淚光,而北唐星兒,更是已經哭了出來。二師姐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三師兄終于肯說出來了。可是今天這樣的情形,該怎么辦?“善哉、善哉。”宴席上座之上,有一位僧人雙手合十,他身上寶相莊嚴,似透著幾分神圣之意,看向顧東流和諸葛明月的目光流露出欣賞和贊美之意。諸葛明月長裙及地,優雅的身姿一步步走向顧東流,白云城主的臉色非常難看。“明月。”諸葛世家有一位老者喊道,諸葛明月腳步停下,便見對方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當然知道,我從沒有像此刻這樣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諸葛明月笑道。“你答應此次婚約,荒州齊來祝賀,如今你這么做,將諸葛世家置于何地、將白云城置于何地?”那長者聲音冷漠,流露出淡淡的威壓。“我反對過嗎?”諸葛明月看著對方道:“我反對,你們便不同意這門婚約了嗎?”對方神色微凝,諸葛明月的確反對過,甚至在多年以前就反對過,甚至離家出走。“你們將我置于何地?”諸葛明月繼續道:“既然沒有人在乎我的想法,那么你們如何,與我何干?”諸葛世家的人盯著諸葛明月,隨后目光冷漠的掃向顧東流,開口道:“拿下。”諸葛世家數位老者釋放出可怕的氣息,朝前邁步而出,卻見此時,葉伏天身形一閃,走到了顧東流的身邊,余生、花解語雪夜等人也紛紛站起身來,在顧東流身旁站著,即便是尤溪此刻也走了出去。“回去。”尤蚩臉色略微有些不好看,這些家伙,湊什么熱鬧。“岳父大人,這事,沒得商量。”雪夜開口道,隨后看向尤溪:“你回去。”尤溪,還懷有身孕。“你三師兄,不也是我三師兄嗎。”尤溪看著雪夜笑著道,雪夜心中溫暖,握著妻子的手。雖說身為煉金城城主的女兒,沒有人敢動她,但這種場合她能夠隨自己走出來,怎能不令人感動。“今天是我來提親,你們湊什么熱鬧?”顧東流看著身邊之人開口道。葉伏天燦爛一笑,道:“三師兄,你說我們算是你這邊的人,還是算娘家人?”顧東流一愣,笑道:“油嘴滑舌。”“葉伏天、余生、花解語,你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嗎?”天刑宮宮主看著葉伏天一行人道。這件事,是道宮的意志,如今,這數位道宮弟子,卻站在道宮意志的對立面。“我在來此之前問過老師,老師也同意了我來,雖為道宮弟子,但既是修行,自然要堅守本心,道宮意志,有時候也會錯。”葉伏天看著天刑賢君開口道。“我說過,再過些日,你和余生,便可入圣殿修行,你們如今所有的事情,都應該是修行。”柳禪看著葉伏天他們道。“那我便不入圣殿了。”葉伏天看著柳禪道:“圣道之路,我無需借助外物!”ps:月票岌岌可危,兄弟們有月票的投下!:.。頂點:m.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